明明不开车

遥想公瑾当年当年,春娇出嫁了。

© 明明不开车 | Powered by LOFTER

好久不见

    一位朋友看了我写的《你说你喜欢她》之后,跟我说:你自己的故事爆的不够猛,太过敷衍了。于是决定在这里写完整,以表明我不是刻意在回避。

    高中,有一个我喜欢的她,还有一个喜欢我的她。

    我喜欢的她,就是我的邻桌B。

    B算是我们班的班花,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当然关于谁是班花的问题,意见不一。但阿江说K是当时的班花,这点我不敢苟同(不服来咬我^_^)。

    既然是班花,追求的人肯定不少,我的死党D也追过她。D是我们班上个子最高的男生,有1米8几,很帅气。他妈妈是学校里的体育老师,高三的时候还带过我们。D喜欢玩一些花哨的传球,因为白巧克力是他偶像。白巧克力不是那种能吃的巧克力,是以前国王队的后卫J.Williams,传球很酷,比现在联盟里任何一个后卫都酷。不过,我邻桌不喜欢D。至于为什么,D没有告诉我。我猜她是觉得D太喜欢讲黄段子。嗯,一定是这样,把我都传染了。

    一开始,我不知道D也是同病相怜的“战友”。后来调座位,和他同桌,一起聊到B,他告诉我的。为此,我还跟他一起爬到山上的公园喝酒,互相诉苦同是天涯沦落人。聊的内容我差不多忘了,只记得他讲的那段打野战买不到套的经历。

    我当时觉得,D都没追到她,我就更没希望了。那段时间里,我很自卑。因为,高一的时候,我个子很矮,也不会打篮球,很害羞,和女生说话会脸红,以至于有一次让Z觉得很好笑,说我是“番茄男”>_<。所以,我没有勇气说我喜欢她。

    B后来的男朋友是T。T也是我们班上很高个的男生,长的比较成熟老气,五官有点像余文乐。T的表哥W,是我很要好的一个朋友,这下子剧情变得更狗血了。

    W是隔壁班的体育委员,他是怎么认识我的,我至今都还搞不清楚。一开始我并不知道他和T的关系,后来打篮球,大家互相认识,就玩到了一起。

    好朋友的表弟的女朋友,这关系有点乱。思考了很久,我郑重其事的告诉我自己:不能为了女人和朋友翻脸。所以,我只能默默的关注她。直到毕业,也没有把“我喜欢你”几个字说出口。

    上大学后,我们就没有见过面。最近一次见面,是14年的公务员考试。我当时并不知道她和我在同一个考场,是另一个朋友G跟我说:B也在这个考场考试哦,去见个面吧。我当时怔了一下,说:哦。然后就一起过去了。

   我曾想象过好多种再次见面的场景,却没想到是以这样的方式。 她还是印象中的样子,比以前黑了一点。只不过,没有了当年的感觉。我走过去,说:好久不见。她也和我说:好久不见。然后,我们笑了。

    有时候,我也会问自己,为什么喜欢她,我找不到答案。就像陈绮贞在《旅行的意义》里唱的那样:却说不出你爱我的原因,却说不出你欣赏我哪一种表情。

    喜欢我的她,是一个小萝莉L。

    L当时留着中性的头发,很帅气的那种。那时候春哥很火,中性的打扮也就很流行。L说话的时候很有大哥范,所以,我一直把她当哥们儿。她喜欢弄脏我的鞋子,然后摆出一副很得意的表情,那种表情就好像脸上写着“来打我啊,来打我啊!”,我很气,但我不敢打她。我打篮球的时候,她会来场边看,然后在边上大喊:你干嘛不戴眼镜打球啊?不戴眼镜你看的清楚吗?我不理会,只顾着专心打球。有次我在路上走着,她突然从我后面出现,搂着我的肩,表情像是快要哭的样子,但我还是假装不懂。“哥们儿”就和“好朋友”一样伤人。因为当时我心里只有B一个人,所以对她的暗示总是视而不见。过去我总以为这是理所当然,现在才明白,伤透一颗萝莉的心是多么的残忍。

    L现在留了很长很长的头发,很漂亮,很有女人味。

    以前,没怎么听过陈奕迅的歌,也不明白他唱的是什么。后来听《好久不见》,慢慢听懂了歌词里的含义。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变

    不再去说从前    只是寒喧

    对你说一句    只是说一句

    好久不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