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不开车

遥想公瑾当年当年,春娇出嫁了。

© 明明不开车 | Powered by LOFTER

二班人物篇:阿莽

    阿莽的名字里并没有莽这个字。莽是我们那里方言的谐音,意思是发颠,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二。因为他做事总是雷厉风行,疯疯癫癫的,所以我们叫他阿莽。

    阿莽的钢笔字很正,作文也的写不错,我们班主任经常表扬他,还会让学习委员在班上朗读他的文章,完了之后贴到教室的黑板报上让我们瞻仰。我记得有一篇是写什么爱国情怀的,他在文章里举了甲午中日战争中的人物邓世昌的例子,具体怎么写的我想不起来了。只记得,他在描写邓世昌毅然决然的驾着致远舰与小日本同归于尽的那段很抒情,连用了很多个“啊”字,用我们班主任的一句口头禅来说就是:看得我头皮都发麻了。

    我一直觉得自己当时写的作文也不赖,不过每次卷子发下来,上面都是红红的几个大字:内容纯朴,平淡写实。

    阿莽是那种小愤青,很有自我价值观。你跟他争论问题的时候,他脖子上的青筋会全都爆出来,面红耳赤的,然后说话越来越大声。就像女票跟你吵架的时候:你敢吼我?你居然敢吼我?就是那样,吼到你服他为止。所以,我们都不敢跟他争辩,免得脸上全是他的口水。

    篮球永远是男生们的最爱。阿莽最崇拜的球星是AI,所以他高中时候的网名叫做Iverson精神。如果我们说了AI的一点坏话,他会马上冲过来跟你急。阿莽打球的时候很莽。投篮动作很诡异,有点像“骇客”马里昂,但经常会打板命中,让我们很是无语。还有他的招牌上篮动作海底捞月,海底捞月就是像之前网上很火的那个“走你”的动作,简直可以用匪夷所思来形容。

    但是,他也被我帽过。

    高三的时候,他当了我们班长。自习课经常带领我们逃课去打球。有一次,恰巧被路过的班主任发现了,他第一个飞快的跑回教室,留下我们独自在风中凌乱。然后,我们被罚抬了一星期的水。

    阿莽当时喜欢的人是乖乖女L(不是小萝莉L)。L写的文章也很不错,所以他们两人的作文就经常一起出现在教室的黑板报上。按理来说才子配才女是没什么错,不过L是那种比较保守的女生,只专注学业,不考虑学习以外的事情,这让阿莽又爱又恨,不能自我。

    后来,他们没有在一起,各自去了不同的城市上大学。

    说到大学,有一个人不得不提,那个人就是阿莹。阿莹据说是阿江高中时候的梦中情人,阿江暗地里爱她死去活来的。至于阿莽怎么搞上的阿莹,我不了解。大二一次国庆,阿莽突然说要来我上大学的城市,当时我以为他只是来玩的。我下了公交,看到他面色很凝重,问他怎么回事,他二话不说,一把把我拽到校门口的烧烤摊喝酒。干了一杯又一杯,一瓶又一瓶,干完叫我猜码。我很怕,因为我上大学后就很少猜过码。那晚我输很惨,吐的稀里哗啦一塌糊涂。我大学四年喝酒就吐过两次,另外一次是去C上大学的城市里玩,那一次从晚上喝到天亮,别人起来晨跑的时候我们才散了回去睡觉。

    我问阿莽:你来不是为了搞我吧?我没跟你抢过L啊!他还是一脸无奈,就跟我说一个字:喝。

    后面,我们互相搀扶着回宿舍,他才跟我说,他是来找阿莹表白的。我听完很震惊。但阿莹的回答是:你不觉得现在说这句话太迟了吗?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就走,所以才有了前面的故事。

    感情这东西就是这样,太早或是太晚都不行。

    阿莽现在回到了我们当初上高中的城市里工作。城还是那座城,街还是一样的街,只是属于我们记忆中的那一切,早已面目全非。时间是一把猪饲料,毫不留情的带走我们斑驳琉璃的青春,留下的是镜子里那张老气横秋的脸,还有现在长膘了的老班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