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不开车

遥想公瑾当年当年,春娇出嫁了。

© 明明不开车 | Powered by LOFTER

唯大夫

    唯大夫是我从小一起长的朋友。

    嗯,夸张点说应该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了,哈哈。

    她是学医的,所以我叫她唯大夫。

    小时候,我是从县城里转学过来的,一开始,我没什么朋友。不过,我也是拿过大红花的人,所以倍受老师们的喜爱,大家也就慢慢认识了我。

    每个班里都有你爸妈眼中那个别人家的孩子。在我们班,她就是唯大夫。

    唯大夫当时绝对是我们班上的沈佳宜。印象里,她每次都考试是拿第一的。每次改完试卷,老师都会把我叫到办公室,摇摇头对我说:你呀,就是太马虎,每次都差那么一点。

    这句话,我他妈听了几乎整个小学六年。不过我承认,小时候我很贪玩,学习不是很认真,人在课堂上,心早就飞到了田野里,小河边。

    但我还是可以和唯大夫齐名的,至少在同学们的眼里,我是一个三好学生。所以,老师会安排我们一起写黑板报。

    但唯大夫似乎不太喜欢跟我玩,每次她看到我总是避开远远的。我总是想尽一切办法和她说话,哪怕只说上一句,心里都会美滋滋的,开心很久。后来,我有一次和她聊天,调侃说:你小时候都不理我呢。她当时就否认了有这么一回事。

    既然是沈佳宜,当然是男生们讨论的焦点,我一兄弟就追了她。真是日了狗了,老子打小开始,每段感情都是虐心恋,我也是醉醉嗒>_<。所以,我只能装作表面上对她没意思,但是心里恨不得放学后一起复习功课,一起做作业。真的只是做,作业。

    唯大夫什么都好,就是字没我写的好看。那时候,很喜欢练钢笔字,经常获得老师的表扬,感觉自己牛逼哄哄的。可这真没什么卵用,每次考试唯大夫都会远远的把我们甩在身后。当时还没有呵呵这个词,否则她一定会笑着对我说:哼,字写得好又咋的,呵呵。

    小学毕业,上中学。因为我们分到了不同的班级,所以见面很少,也就很少有交流。

    刚上高一那会,圣诞节。我居然收到唯大夫还有几个小学同学寄来的贺卡,这让我很惊讶。原来你们都惦记着我呐,把老子给乐的。后面,我们就开始互相写信。当时很流行那种很漂亮的信纸,闻起来有淡淡的清香,几乎每个同学都会买。一到地理课,我就会给她回信。因为我实在听不懂什么鸟季风洋流,东经北纬的。

    有一次,她在信里回我,没事写个信也耍那么帅的字体,这让她看的很不爽。作为报复,她居然用繁体字写了一整封回信。然后,我只能抱着新华字典,一个字一个字的查,才勉强看懂她写的是什么。

    高中第一个寒假,我们有个小学同学聚会。那天晚上,在包厢里,我们没有说话。总感觉气氛怪怪的,说不上来哪不对劲。

    那晚,我喝多了,回到家里猛的吐。

    后来,她跟我说:你变了。

    准备高考的时候,我们还互勉说要加油哦。可我当时根本不觉得高考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班上的同学都在忙着唰唰唰的做试题,我却整天埋在《鬼吹灯》、《灌篮》、《格言》、《青年文摘》、《故事会》...里。

    上大学,我们就更少联系了。

    毕业后,我回到N市工作。她还在那里念书,因为学的是临床医学,所以比我们毕业要晚。我约了她几次,终于有一次,她答应出来吃夜宵,和她实习的同事一起。

    我看到她,感觉没有变,还是扎着一样的马尾。只是我们聊天变得随意了,再也没有当年的吞吞吐吐,磕磕巴巴。她居然还郑重其事的跟我说:以后看男科,可以来找我。我当时喝的一口酒差点没给喷出来。

    她现在是我们县里的医生,很忙,很辛苦。医者,救死扶伤,实在让人钦佩。

    唯大夫,愿你做一个人人敬仰的好大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