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不开车

遥想公瑾当年当年,春娇出嫁了。

© 明明不开车 | Powered by LOFTER

盛夏的那些时光

唯一张,是毕业照。

举个栗子。:

今天他来问我要照片,

我有些诧异,

我不喜欢拍照他知道的,

即使在那么好的时光里,

我也还是不习惯面对镜头。

高中那时候用的都还是诺基亚,滑盖的或者直板的,所有的相片都是手机偷拍的,而我那一只黑色手掌大小的被我留下来甚至带来了北京,塞在了置物盒里,偶尔翻头绳的时候还能看见它。

现在只有突然很想听色情涂鸦或者林宥嘉想自由那张专辑的时候会被我翻出来充着电听听歌。那只手机里大多都是动漫的歌,柯南的,火影的,海贼家教所有我喜欢的,还有大无限和Garnt Crow。而不多的中文歌让我听到了如今。

至于照片。

高考前一天,内存卡突然坏了,我用那只手机拍的照片就只剩下两张高考最后那天,考生物之前那个中午,大家扔书和卷子的残局的照片了。

那三天,一直凉快,就像生物老师说的,我们很幸运,赶上了如此好的天气。最后一天甚至下了大雨,舒服的不得了,一点都没有6月的焦躁。

只是我的幸运大约也仅此而已了,高考还是失了手。

至于短信。

我懒得删,所以收件箱真真是满满的。我曾经还写过一篇长微博来回忆那些短信,那些事情,还有那些人。不过如今这个深夜里,我倒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我记不得跟他发了多少条,还没考上大学之前,他倒是真真每天一条晚安。甚至不用我回复,只是我那时候并没有什么感觉,直到有一天下铺告诉我,

如果有人能每天跟你说晚安,那一定会觉得很幸福吧。

于是没有什么浪漫细胞的我记得跟她说了两年的晚安,对他的晚安却大多欠缺。

这样说的话,我都要怀疑年少的我并不是那么喜欢他,现在回想起来,我对他是依赖吧,有时候他过分的珍惜我,而这会让我不知所措。

大学里有男生坚持每天跟我说晚安,我也是冷漠回应,看到了就回,没看到也就忘了这回事。

直到有一天时间尚早,我发了一条晚安过去,那个男生甚至激动的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这是我第一次主动跟他说晚安,他觉得会激动睡不着了。我才发现等不来的每一次晚安都将会是个失落,冷漠的我,年少的我,让他和他失落到了麻木了么,那么那些回复了晚安的夜晚,他是不是会睡得很好呢。

我曾经跟友人说过,果然恋人不能找同班的,所有的人都对你们的事情,说不上知根知底,但也算多少相关,你随便跟谁回忆一下你们过去的情谊,都有个身影跟鬼魅一样缠着你,那是过去你们如胶似漆恋爱过的证明。

我跟他分手后快一年也是我们毕业后一周年,班长做个一个电子相册之类的东西发到了每个人的邮箱。某天晚上没事干的时候被我翻了出来,一直以来淡漠冷静的我看过了之后还是崩溃害怕了。

每一张有我的照片,身边一定有他的身影,或是我学习的样子,或是我跟闺蜜打闹的样子,他都或站或坐在我身边,看我或者玩手机。

啊,有一张是我的独照,甚至看不清是我,是我在艺术节上演出的照片,我在仙的不得了演出服下面穿了校裤和板鞋,最后被老师勒令换了一双极其不合脚的高跟鞋摇摇晃晃的上台了。

下来之后还被阿长和夫君撩裙子嘲笑了一发!

那是好多人第一次听我弹古筝,也是第一次弹给他听,然后就再也没有了。

这些照片我一张也不想留。

所以我没在任何手机里留下过去痕迹。

自己的,他的,

那个一直在盛夏时光里的小岛里的所有的,

通通没留下。

偶尔闺蜜或朋友发一些过去的照片给我怀念过去的时候,看看自己稚嫩干净的脸庞,笑的不知道天高地厚,张扬放肆,喜欢的不得了,却也不敢留。

我害怕自己再也不能有那样的笑脸了。

评论
热度 ( 3 )
  1. 明明不开车举个栗子。 转载了此文字
    唯一张,是毕业照。
  2. Qitan举个栗子。 转载了此文字
    什么都不用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