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不开车

遥想公瑾当年当年,春娇出嫁了。

© 明明不开车 | Powered by LOFTER

友比色更重

首先,要感谢大鬼。

让我认识了在这座城市工作的小伙伴们。周末终于可以告别召唤师峡谷,生活变得多姿多彩起来。最重要的还是,有妹子。

不过我偶尔还是会偷偷玩几把LOL。

已经十一月,白天变得越来越短。晚上六点,天已经像泼了墨一般黑漆漆的,昏黄的路灯点缀着熙熙攘攘的街。秋风姗姗来迟,可还是没有要转冷的意思。摸摸说,立冬已经过好了几天,出门还是担心会中暑。

 

电影的桥段看的越多就发现生活更真实。

 

比如偶遇这种鬼话,千万不能信。

世上哪里会有这么多的不期而遇。所有的偶遇,都是有一个人在背后默默的坚持。有机会要上,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上。所以,我每次坐地铁都会挑妹子多的那一节车厢。

每天醒来,站在阳台放眼望去,天空是一抹蓝,两三朵走散的云。对自己说一声早安,然后满怀希望的去上班。可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前几天走路玩手机差点撞上一个大美男!

 

真是日了狗了。

 

毕业后,圈子绕来绕去,还是熟悉的那拨同学。

我是一个很重情义的人。有人帮我,我会记在心里;有机会一定要帮回他。当然,借钱的事另说。 

上大学那会,我们高中一起玩的几个小伙伴,有机会就聚在一起喝。 

记得有一次,喝到很晚,大概凌晨三点了。

 

然后,开始聊心事。

 

当然,都是妹子妹子妹子。说谁谁谁经常穿白色的裤子,内裤的颜色都看得清清楚楚等等云云。最后,聊到一个隔壁班的,是好多人的暗恋对象。阿虾突然冲到马路中间大喊:XXX,我喜欢你!!!尼玛,吓得我们都跑开了。然后,他冲上来追我们。跑累了,我们坐在草地上。虾突然掏出橘子分给我们吃。

 

我很奇怪,问:这橘子哪来的?

 

他说:工行门口那两株盆景上面摘的啊。

 

我:那不是塑料做的么?

 

虾:不是啊,不信你尝尝。

 

我:...

 

那橘子我没有吃,虾说很酸。

喝的踉踉跄跄的一群人压马路,喊累了跑去网吧玩到天亮。每次想到这么二逼的曾经都会忍不住笑出声。

如今,我们天各一方,很难再聚到一起。

有时候,我在想。其实,你生命中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你必须要经历的;你结识的每一个朋友,都是弥足的珍贵。

 

人是群居动物,没有谁能脱离群体独立生存。

 越生活,生活教会你的越多。

 

好了,友聊完到色。

说不食色相,那肯定是屁话。当然,想搞基我也不拦你。别找我就行。 

关于异性,我是没有太多的发言权。但我认为,女性朋友的关系还是很重要的。

二少爷说不是。

二少爷是我大学舍友。典型的公子哥,身边的女人换了又换。我见过面的就一个,没见过面的大概有一支足球队吧。只是和一个女生交换一下眼神,他就想到了繁衍后代的重任。编译老师穿长裙来上课,盯着她那双脚也可以看一整节课。简直浪到极致。

我们在考前认真的预习功课,他早已将备胎理论研究的炉火纯青了。恋爱游击战打的有模有样,东一炮西一炮。一旦发现有败北的迹象,立即打开附近的人从第一栏刷到底,寻找下一个目标。

二少爷之所以能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长得帅还是有用的。

照完镜子,我也信心倍增。

 

但我还是希望拥有自己的交际圈而不是“交”际圈。我一直信奉色亦有道,但也不是没吃过窝边草。结果代价自然可想而知。想象一下那样的画面:把你当朋友,你居然想上我!

虽然是有想上过:)

后来我发现,二少爷并不是骨子里这么浪的人。 

对待感情,我想大多数人都是很认真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钱有势,不是每一个人都住着别墅开着宾利。所以,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男同学。

 

有一次,我问他:你为什么这么浪?

 

我以为他会回答年轻不浪,什么时候才浪这样的话。 

没想到他居然说:我受不了一个人过。 

吓得我一下子没缓过神来,默默用纸巾擦掉喷在电脑屏幕前的饭粒。

 

一句话的背后隐藏太多的五味杂陈。

 

知乎上有个提问:失去了爱一个人的能力是怎样一种体验?

有个回答是:只剩下酒精和性。 

还好我可以有酒。

当然,二少爷是后者。原因是他酒量比我差很多。 

沈从文说,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纪的人。

我们在缺乏勇气的时候最有时间,而在发现时间已经悄然溜走之后早已经失去了勇气。

有过太多的一厢情愿,到后来才发现,要找的却不过是你情我愿。

可是,漂洋过海,翻山越岭,还是找不到该死的你。

庆幸的是,到那里都不算太寂寞。

 

圈子总要走出来。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幸运的。一路上,走走停停。看惯了离别所以不再有任何愁绪。上一站,我们好聚好散;下一站,不管是谁在等。

朋友变成了我最大的财富。越长大,越难被感动。可是,朋友的那句今天我买单依然让我热泪盈眶。

吐槽,抱怨,谈妹子...抓到一个就可以说的天花乱坠。原来,不喝酒也可以话这么多;原来,不喝酒也可以不脸红。

只不过,还是喜欢杯子碰在一起的声音。

 

最后再说一句:我不搞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