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不开车

遥想公瑾当年当年,春娇出嫁了。

© 明明不开车 | Powered by LOFTER

江南皮革厂倒闭了

很多年之后,我有个绰号

叫做小明
任何人都可以变得幽默
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做逗逼

我不会介意其他人怎么看我
我只不过是想别人比我更开心

 

不久前,阿娇来找我,送给我一把伞,她说那叫“好聚好散”,希望我忘掉以前做过的任何事。我很奇怪,为什么要散。她说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如果什么都可以忘掉,以后的每一天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那你说这有多开心

 

 

原来她准备嫁给黄鹤,一个皮革厂老板

她是来道别的

 

我:“为什么?”

娇:“家里要我嫁个有钱的人”

我:“你不是说过不喜欢钱的吗?”

娇:“可是我喜欢他家的钱包”

  

我还是不甘心

 

我:“如果,我多一个钱包,你会不会跟我走?”

娇:“不会”

娇:“多一个免谈,多很多我会考虑”

娇:“我们分…”

 

我不给她说完的机会,扭头就走

 

从小我就懂得保护自己,我知道要想不被人拒绝,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拒绝别人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生活中无法失去的人说再见,所以我没有说再见

 

有些事情不能勉强,而我可以做的就是放弃

 

我知道她一定是在骗我的

以前她不喜欢钱包

其实了解一个人并不代表什么,人是会变的,今天她喜欢钱包,明天她可以喜欢别的。

 

我曾经听人说过,当你不可以再拥有的时候

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让自己不要忘记

 

从此只有眼前路,没有身后身

 

 

三年后,初六,惊蛰

 

周末,总会有很多摊贩子在天桥上做生意

这里人群熙熙攘攘,男的会驻足买19块钱的手机壳,女的会停下来挑19块钱的打底裤

 

“浙江温州浙江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了
浙江温州最大皮革厂江南皮革厂倒闭了

老板黄鹤吃喝嫖赌,欠下了3.5个亿,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

我们没有办法,拿着钱包抵工资

原价都是100多200多300多的钱包统统20块

…”

 

一个小喇叭播放的DJ引来众人的围观

我也忍不住凑上去

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

 

有人说,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我又一次离她那么进,当时我们的距离只有0.01公分,57秒后,我要让她重新爱上我

 

宁在一思进,莫在一思停

我不再犹豫,伸出手,走上前去,哽咽的喊着:“阿娇…”

她回过头...

当时的我,一脸懵逼

 

 

 

 

 

 

 

 

“看清楚了,谁他妈是你阿娇啊?!!滚回去摸你妈屁股去啊,死变态!”


想听故事,来我的公众号



评论